陶淵明飲酒詩

20121203090725100

其一

衰榮無定在。 彼此更共之。邵生瓜田中。 寧似東陵時。
寒暑有代謝。 人道每如茲。達人解其會。 逝將不復疑。
忽與一觴酒。 日夕歡相持。

其二

積善雲有報。 夷叔在西山。善惡苟不應。 何事空立言。
九十行帶索。 飢寒況當年。不賴固窮節。 百世當誰傳。

其三

道喪向千載。 人人惜其情。有酒不肯飲。 但顧世間名。
所以貴我身。 豈不在一生。一生複能幾。 倏如流電驚。
鼎鼎百年內。 持此欲何成。

其四

棲棲失群鳥。 日暮猶獨飛。徘徊無定止。 夜夜聲轉悲。
厲響思清晨。 遠去何所依。因值孤生松。 斂翮遙來歸。
勁風無榮木。 此蔭獨不衰。托身已得所。 千載不相違。

其五

結廬在人境。 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 心遠地自偏。
采菊東籬下。 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 飛鳥相與還。
此還有真意。 欲辨已忘言。

其六
行止千萬端。 誰知非與是。是非苟相形。 雷同共譽毀。
三季多此事。 達士似不爾。咄咄俗中愚。 且當從黃綺。

其七
秋菊有佳色。 裛露掇其英。泛此忘憂物。 遠我遺世情。
一觴雖獨進。 杯盡壺自傾。日入群動息。 歸鳥趨林鳴。
嘯傲東軒下。 聊複得此生。

其八
青松在東園。 眾草沒其姿。凝霜殄異類。 卓然見高枝。
連林人不覺。 獨樹眾乃奇。提壺撫寒柯。 遠望時複為。
吾生夢幻間。 何事紲塵羈。

其九

清晨聞叩門。 倒裳往自開。問子為誰歟。 田父有好懷。
壺漿遠見候。 疑我與時乖。襤縷茅簷下。 未足為高棲。
一世皆尚同。 願君汨其泥。深感父老言。 稟氣寡所諧。
紆轡誠可學。 違己詎非迷。且共歡此飲。 吾駕不可回。

其十

在昔曾遠遊。 直至東海隅。道路迥且長。 風波阻中塗。
此行誰使然。 似為飢所驅。傾身營一飽。 少許便有餘。
恐此非名計。 息駕歸閑居。

其十一
顏生稱為仁。 榮公言有道。屢空不獲年。 長飢至於老。
雖留身後名。 一生亦枯槁。死去何所知。 稱心固為好。
客養千金軀。 臨化消其寶。裸葬何必惡。 人當解意表。

其十二
長公曾一仕。 壯節忽失時。杜門不復出。 終身與世辭。
仲理歸大澤。 高風始在茲。一往便當已。 何為複狐疑。
去去當奚道。 世俗久相欺。擺落悠悠談。 請從餘所之。

其十三
有客常同止。 趣舍邈異境。一士長獨醉。 一夫終年醒。
醒醉還相笑。 發言各不領。規規一何愚。 兀傲差若穎。
寄言酣中客。 日沒燭當炳。

其十四
故人賞我趣。 挈壺相與至。班荊坐松下。 數斟已複醉。
父老雜亂言。 觴酌失行次。不覺知有我。 安知物為貴。
悠悠迷所留。 酒中有深味。

其十五
貧居乏人工。 灌木荒餘宅。班班有翔鳥。 寂寂無行跡。
宇宙一何悠。 人生少至百。歲月相催逼。 鬢邊早已白。
若不委窮達。 素抱深可惜。

其十六
少年罕人事。 遊好在六經。行行向不惑。 淹留遂無成。
竟抱固窮節。 飢寒飽所更。弊廬交悲風。 荒草沒前庭。
披褐守長夜。 晨雞不肯鳴。孟公不在茲。 終以翳吾情。

其十七
幽蘭生前庭。 含薰待清風。清風脫然至。 見別蕭艾中。
行行失故路。 任道或能通。覺悟當念還。 鳥盡廢良弓。

其十八
子雲性嗜酒。 家貧無由得。時賴好事人。 載醪袪所惑。
觴來為之盡。 是諮無不塞。有時不肯言。 豈不在伐國。
仁者用其心。 何嘗失顯默。

其十九
疇昔苦長飢。 投耒去學仕。將養不得節。 凍餒固纏己。
是時向立年。 志意多所恥。遂盡介然分。 終死歸田裏。
冉冉星氣流。 亭亭複一紀。世路廓悠悠。 楊朱所以止。
雖無揮金事。 濁酒聊可恃。

其二十
羲農去我久。 舉世少複真。汲汲魯中叟。 彌縫使其淳。
鳳鳥雖不至。 禮樂暫得新。洙泗輟微響。 漂流逮狂秦。
詩書複何罪。 一朝成灰塵。區區諸老翁。 為事誠殷勤。
如何絕世下。 六籍無一親。終日馳車走。 不見所問津。
若複不快飲。 空負頭上巾。但恨多謬誤。 君當恕醉人。

陶淵明是中國文學史上第一個大量寫飲酒詩的詩人。他的《飲酒》20首以“醉人”的語態或指責是非顛倒、毀譽雷同的上流社會;或揭露世俗的腐朽黑暗;或反映仕途的險惡;或表現詩人退出官場後怡然陶醉的心情;或表現詩人在困頓中的牢騷不平。從詩的情趣和筆調看,可能不是同一時期的作品。東晉元熙二年(420),劉裕廢晉恭帝爲零陵王,次年殺之自立,建劉宋王朝。《述酒》即以比喻手法隱晦曲折地記錄了這一篡權易代的過程。對晉恭帝以及晉王朝的覆滅流露了無限的哀惋之情,此時陶淵明已躬耕隱居多年,亂世也看慣了,篡權也看慣了。但這首詩仍透露出他對世事不能忘懷的精神。

談陶淵明飲酒詩的“樂趣”
陶淵明詩集中共有飲酒詩60余首,《陶淵明集序》中,蕭統第一次提示了陶淵明飲酒詩的內涵,“有疑陶淵明詩篇篇有酒,吾觀其意不在酒,亦寄酒爲迹者也”,以其獨特的審美視角解釋了陶淵明飲酒詩的深意。古人雲:杯中之物堪以樂,一飲魂銷萬古愁。綜觀陶淵明飲酒詩,亦可領略到詩人純真而又質樸的個中樂趣。
其一,載酒去塵網——“素位之樂”。
陶淵明一生追求“真”、“樸”、“淳”、“自然”,主張回歸率性而爲的“自然之鄉”,憎惡曲意逢迎的官場生活。早年雖有過鴻鹄之志,但都在黑暗渾濁的社會大氛圍中磨平了棱角。出于生計考慮雖多次爲官,但詩人並不快樂,並慨歎自己的爲官生涯是“誤落塵網中”。可見,詩人對無拘無束的自由生活的向往之情何其急切!
晉元興二年癸卯(四o三),詩人因母親去世,居憂在家,作《和郭主簿》二首,第一首中有“春秫作美酒,酒熟吾自斟。弱子戲我側,學語未成音”四句,邱嘉穗《東山草堂陶詩》卷三評曰:“此陶公自述其素位之樂,其不以貧賤而慕於外,不以富貴而動於中,豈矯情哉?”今歲“園蔬有余滋,舊谷猶儲今”,消陰中夏,南風拂裳,閑遊“六藝”,“弱子”咿呀學語,嬉戲一旁,高興之余載酒揮觞,盡享人倫之樂,自是趣味橫生。此時陶淵明深切感受到脫離“心爲形役”的暢快,便欣然寫道:“此事真複樂,聊用忘華簪。”
其二,有酒且爲樂——“樂天之學”
陶淵明歸田之後的詩《和劉柴桑》中有“谷風轉淒薄,春醪解饑劬。弱女雖非男,慰情良勝無”四句,吳瞻泰《陶詩彙注》卷二評曰:“此詩是靖節樂天之學。”躬耕田野,東風已“淒薄”,薄酒一杯可以解除疲勞,雖說濁酒不如佳釀,但用以調節情趣卻是有勝過無的,既有之則安之,正是詩人“樂天知命”人生觀的體現。
又如《遊斜川》中“中觞縱遙情,忘彼千載憂。且極今朝樂,明月非所求”,正如詩人所說“去去百年外,身名同翳如”,無須太顧慮百年之後的景況,“有酒且爲樂”,便是人生快事。再如《雜詩》其四中的“一觞雖獨進,杯盡須自傾”,《飲酒》其九中的“雖無揮金事,濁酒聊可恃”等均是詩人知命而樂天的精神體現。
其三,鬥酒聚比鄰——“惜時達樂”。
陶淵明並沒有象當時的一些“隱士”一樣,嘯聚山林,遠離人煙,而是“結廬在人境”,在“與人聚”的自然生存狀態中揮灑性情,亦是別有一番樂趣。
《歸園田居》其五中有“漉我新熟酒,只雞招近局。日入室中暗,荊薪化明燭,歡來苦夕短,已複至天旭”幾句,邱嘉穗《東山草堂陶詩》卷三評曰:“前者(其四)悲死者,此首念生者,以死者不複還,而生者可共樂也。故耕種而還,濯足才罷,即以鬥酒只雞,招客爲長夜飲也。”詩人開荒南野,免不了稼穑扶犁,與農民一樣辛勤耕耘。勞作之後與鄰居相聚飲酒,酒酣之時,慨歎光陰易逝,歡樂太短,于是衆人通宵歡飲,把酒達旦。正如孫人龍輯《陶公詩評注初學讀本》卷一所言:“(此)田家真景,令人悠然。”又如《雜詩》其一“得歡當作樂,鬥酒聚比鄰”中所體現出來也正是這種“惜時達樂”的人生態度。
其四,銜觞圖共飲——“好德樂道”。
陶淵明不同于老子“老死不相往來”的小國寡民思想,他認爲人的性靈相知在于溝通,在于心與心的交換,而不是將真情藏于冷峻,一味地去追求超脫塵世,這是典型的田園君子的“好德樂道”思想。
《答龐參軍》中有“我有旨酒,與汝樂之”、“送爾于路,銜觞無欣”、“豈忘宴賓”的句子,孫人龍輯《陶公詩評注初學讀本》卷一評曰:“(此篇)高雅脫俗,喻意深闊,交情笃摯,妙能寫出。”這一首詩中的酒反映了詩人的心理漸進過程,將詩人“好德樂道”的思想盡情展現出來。其一、二分別寫“我之所好”及“以求同好”;其三則寫“同好”之人既來,何不以酒招待,以求同樂。主客因旨趣相投,才有“一日不見,如何不思”的真摯情感;其四則是分別之酒。世上知音本來就少,而今匆匆聚首,心裏的話還沒有說盡,就要分別,“同德”的朋友不知何日再聞消息;其五則爲擔憂之酒,魏晉社會動蕩,“王事靡甯”,龐參軍奉劉義隆大王之命,“作使上京”,此去前程未蔔,一杯薄酒表深情。整首詩充滿了對友人的關切之情,讀之感人,味之淚下!
陶淵明飲酒詩風韻獨具,但得“樂道”如何不飲?讀陶淵明的詩如品酒,詩外有酒氣,詩內怡性情。你指的是飲酒的第幾首?《飲酒》詩歌的主旨是展示詩人運用魏晉玄學“得意忘象”之說領悟“真意”的思維過程,富于理趣。然而,它不是枯燥乏味的哲理演繹。詩中寫了悠然自得的情,也寫了幽美淡遠的景,在情景交融的境界中含蓄著萬物各得其所、委運任化的哲理;這哲理又被詩人提煉、濃縮到“心遠地自偏”、“此中有真意”等警句,給讀者以理性的啓示,整首詩的韻調也更顯得隽秀深長。
宋代朱熹說:“晉宋人物,雖曰尚清高,然個個要官職,這邊一面清談,那邊一面招權納貨。陶淵明真個能不要,此所以高于晉宋人物。”這首詩正刻畫了詩的不同流俗的精神風貌。他不象一般隱士那樣標榜超塵出世,而是“結廬在人境”;他置身“人境”,卻能做到“無車馬喧”,不染世俗之事。原因何在?詩人意味深長地說:“心遠地自偏”。心靜,境自靜。無求名求利之心,即使身居鬧市,也宛如在山。這深刻的道理被詩人平淡地說出,親切感人。詩歌巧妙地運用了象征手法。“鳥倦飛而知還”,那只在晚照中翩然歸來的鳥和那個悠然見山的人,心神契合,仿佛都在這幽靜的山林中找到了自己的歸宿。
本詩“樂而不淫、哀而不傷”的意境似乎都有,然則通觀陶淵明的現實生存狀態,卻是假戲真做,在現實生活中最終頹廢,墜入生活窘迫、進退兩難的現實深淵。這是道家無爲學問被儒家進取學問取代的根本原因。酒壯行色,乾卦用的純九,孔子說,陽卦多陰,此陰在‘勇氣、硬氣、英氣’,敢于博弈、敢于贏得一切困難,那才是君子的精氣神,那是內心啓發出的永恒的勇氣、硬氣、英氣。‘彤弓’的哲音有‘共同’之意,這也反映了孔子學問的精髓,建立在依靠價值觀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的基礎上。陶淵明自言‘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記不起儒家的經典嗎?不是,那是永遠失去出仕的機遇了。

发表评论